捕捉一閃的靈光|產品設計師李慧倫

設計師在名為生活的冒險之中,探尋著每個一閃而逝的靈感,用想像力將其化為圖紙上的設計。而SEED 的設計師更同時是詩人,將靈感收斂至細膩,拿捏著每個線條、每處轉角弧度;講究材質觸感、光的走向,用精煉的設計語彙,創作一首首光影的詩。

2008 加入SEEDDESIGN,李慧倫是喜的長期合作的設計師之一,她所設計的:OLO、LING 櫺、HOODIE 無敵、ZHE 柘等系列作品,備受世界各地的人們喜歡。擁有一顆年輕的心,她總能在生活中找到樂趣,並將快樂分享給身邊的人。隨著她的成熟,作品的設計靈感也從早期的童趣浪漫,到為人母親後,更多對親子、對社會的觀察,但沒有改變的,是作品中總是流露著的細膩情感。

這天早上,我們和慧倫約在她與家人常去的親子公園,由她帶著我們在公園及附近的巷弄間穿梭,分享她平時的生活所見,而我們也準備了許多的問題想和他聊聊,了解她對於設計以及生活的想法。

燈很特別,它是一種可以長時間給人陪伴的物件。

你覺得「燈」對你來說是什麼?

燈很特別,它是一種可以長時間給人陪伴的物件。

其實我大學的畢業專題就是做傢俱,畢業後也嘗試過做不同類型的設計,但後來我還是來到燈飾設計這邊,因為我喜歡它時間性比較長久這個特點。我覺得3C產品汰換的速度都好快,但一盞燈可以在家裡10年以上,而且帶給人的,是一種凝聚、或是陪伴的感覺,這是燈對我來說很不一樣、而且很有意義的地方,也是我希望透過作品能傳達給大家的東西。

你最喜歡創作過程中哪的階段?

不同階段我都有有趣的地方,但最喜歡的是把設計放進場景模擬的時候。

平常我就會收集各種風格的空間素材,新設計到一定階段,我就會把設計丟進不同風格的空間去試試,很多時候多換幾個空間就會發現可能不是都很搭,但只要出現一個設計,它是一直換空間、換角度都覺得很好看,我就會知道這個設計有可能會中!而且因為原本3D線圖是沒有「光」的,但在場景模擬時候就可以把燈給點亮,有一種設計真的活起來的感覺。因為太喜歡了模擬場景,常常陳先生(設計總監)可能只說要看幾張場景模擬圖,但我會自己另外跑好多張想要分享給大家看。

設計過程中有沒有遇過設計撞牆期?

大概入行5年左右的時候,有好一陣子我很迷惘。

撞牆期確實有的,大概是我進入這個行業5年左右的時候,因為我的注意力都放在「燈」上,常覺得自己的設計好像有別人的影子。我想是因為太關注自己喜歡的品牌,會多少被影響的關係。但後來我就學會不要只把目光放在燈具,反而是花更多時間去關注「空間」,心態也就會有所轉變,設計上也比較不會受限。現在如果剛好我的設計和其他人的作品比較接近,我也只會覺得「哇,這個設計師想得跟我一樣耶!」

從第一盞燈到現在,妳覺得你在設計上有什麼轉變嗎?

以前會因為提案被打槍而被困住,但現在心態上比較不一樣了。

早期的時候如果提案被打槍,會覺得「明明很好,怎麼會~」容易糾結在情緒裡面,不肯打開耳朵聽大家的聲音。但現在就不會了,會知道自己的角度比較單一,所以願意去聽看看大家給的意見,一些堅持也會懂得取捨,以前會有「這厚度就是要5公分才漂亮!」這種想法,但現在知道要考量散熱、考量光氛呈現,所以有些條件就是要趕快去做克服調整,再重新找到美的樣子就好。有時候看到年輕的設計師被打槍很灰心,都會想跟他們說:「不要糾結,就前進吧,趕快畫下去,就會有成功的作品了!」

你的設計中,印象最深的作品?

– 我覺得是LING 櫺,因為這盞燈蠻受歡迎,有次我在我追蹤的、很喜歡的國外設計師的空間看到他們選用了LING ,就會覺得:「天哪,這真的是我畫的作品嗎?」有種靈魂被抽離的感覺。因為我會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普通的人、普通的媽媽,只是做我喜歡的事情,畫自己覺得好看的燈,居然能被大家認同、被自己喜歡的人認同,真的是很感激、也太開心了。

不斷吸收新知,好好的感受生活

怎麼從生活中得到作品的靈感?

我覺得設計師要一直吸收新的東西,完全不能停。

我自己沒有在追劇,但是花很多時間在看各種雜誌、Pinterest、IG,看到喜歡的圖就會幫它們依空間、材質等等去分類來當成我的靈感素材。另外,好好感受生活也很重要,我自己就很常會去到處散步、逛百貨公司、有時候也會刻意去住飯店,體驗另外一種生活的感覺,這些事情都會對我可以產生刺激,讓我產生不同想法。

如果要為你兒子設計一盞燈,你覺得會是什麼樣的燈?

Hoodie 桌燈就是這樣的概念,而且我用好久了。

當時是我生完小孩回來工作,陳先生開玩笑問我是不是要畫一盞餵奶燈,我想了一下覺得:「對齁!我就是缺一盞這樣的燈!」,於是這盞燈就這樣被我設計出來了。因為是餵奶燈,所以幫它加了一個可以換方向的遮光罩,而且可以調光,以前常常把小朋友哄睡之後,我會把光調小一些,打在我自己這邊,我就能讀個書、滑一下手機,或是半夜小朋友醒來時候也會用。現在小孩比較大了,都是在睡前的說故事時間點亮它,讓我兒子比較有安心感。

而且現在我兒子也知道Hoodie 是我的作品,有時候他和我老公送我來上班,他還會跟我說「媽媽你畫畫要加油!」

可以和我們分享一個你最珍惜的物品嗎?

我珍惜的物品有一大堆耶,沒有辦法只分享一個。

因為我發現我有點戀物癖,只要當下對我有情感的東西,我都會放進口袋帶回家,從小就是這樣。比如說:喜歡的人送我的糖果的包裝紙、和兒子第一次去公園,他撿給我的落葉、全家出去玩一起挑的小石頭、甚至我弟小時候的乳牙我都還留著!我覺得這些東西的價值在於情感的附加,每次去翻這些東西心情就會變得很好,但比較麻煩的是東西真的越來越多啦,有時候我還是會被迫要丟掉一些的,雖然很捨不得。

平常的休閒活動是什麼呢?

平常的休閒大概就是到處散步,我還有個最喜歡的嗜好是點蠟燭。

休閒活動其實沒有一定,除了散步以外每天我也一定會手沖一杯咖啡,最近很常烘焙,烤一些餅乾、蛋糕給大家吃。另外有個我超愛的嗜好是點蠟燭,我喜歡的就是點蠟燭的剎那、還有點起來之後欣賞它慢慢燃燒,空間中漸漸充滿香氣,這很能讓我在心情上有一種轉換。

如果不當設計師的話,你會做什麼事情呢?

我想過會是烘焙師傅、或是老師。

因為我一直都對烘焙很有興趣,這本來是我夢想中退休後的職業,但最近真的實作才發現烘焙其實超累的,所以可能不太適合退休職業了,還是要趁年輕就多做。另外一個可能是當老師,因為過去我在一些機會下,有幫國小生上過電腦繪圖課程,過程中我覺得教小孩子是很好玩而且有意義的,只是可能因為不是專業老師,不懂怎麼發音,上一天課程下來喉嚨好痛,每個工作真的都蠻辛苦的。

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,今天你會?

– 我應該不會做什麼不一樣的事耶。

可能還是跟平常一樣,跟家人一起待在家裡,一起看電視、吃飯,然後趕緊上床睡覺以免世界末日很恐怖。 其實不說世界末日,現在每天新聞上都看到很多意外,所以如果跟在乎的人吵架,我都會想要趕快和好,不希望如果有什麼意外以後會很懊惱。而且也更願意去表達對別人的感謝或讚美,以前可能會有點不好意思,但現在覺得這些正面的回饋是要趕緊傳遞給對方,而且會發現這麼做大家也都會很開心。

更多文章

再也不用忍受刺眼燈光|
理想吊燈高度
2021 設計上海|
年度新品全新亮相
Working From Home |
用光打造生活儀式感
產品靈魂總舵手 |
設計總監陳昭成

再也不用忍受刺眼燈光:理想吊燈高度

餐桌是一家人凝聚情感的地方,夜晚時家人們陸續回到家中,圍繞著餐桌一邊享受美味佳餚、一邊分享今天發生的趣事,這些溫暖的、歡笑的、吵雜的時光,匯聚在每張餐桌上,乘載著不同的故事,收藏著每家人相處的點點滴滴。

Photo Credit:一畝田設計

面對每天生活的重要場域,餐桌吊燈的選擇有許多眉角需要注意,除了吊燈與餐桌的大小比例亮度是否充足外,餐桌吊燈高度的設定,也是許多人常碰到的問題。

|眼睛最舒適的高度|

大部分的餐桌高度在 75-80cm 左右,而為了避免吊燈太高產生眩光的不適感,可以從燈罩底部到桌面的距離抓大約 70 – 90cm 之間。詳細高度會隨著個人的使用習慣、成員的身高等變因而有些差異。
例如:若家中有小孩,小孩因身高視線較低,燈具距離桌面 70cm 就會是比較好的選擇;而如果家庭成員身高較高,又擔心上菜、活動時候造成碰撞,距離桌面 90cm 就會更適合。

▲家中有小孩,一般建議燈具高度降低避免眩光。假如燈具有適當的防眩設計,例如 Mist 的玻璃下緣以漸層噴砂霧化處理,即便掛高也不會讓使用者有眩光感。
Photo Credit:日和設計

▲如果時常在餐桌上閱讀,除了燈具本身亮度以外,也要避免吊掛太高導致桌面的照度不足。

|空間中的美感考量|

除了亮度、眼睛照顧上的考量,選擇一盞有設計感的吊燈,當然也是為了增添居家空間的美感,這時候吊燈的高度,就需要做綜合性的考量,例如:燈具本身的外型、空間本身的高度、周圍的環境…等等,不論是配合的室內設計師、SEEDDESIGN 專業的門市服務人員、或是到府安裝燈具的師傅,都會是非常好的詢問對象。

▲量體較小吊燈,即便離餐桌較近也不會有壓迫感,能讓使用者更近距離欣賞燈具、營造用餐上的氣氛。

▲有些人偏好將吊燈掛的低一些,讓吊燈的吊線更長,由上而下垂墜的線條可以製造更挑高的空間感。

JOJO LED 透過結構設計,可隨時調整高度,每天可以隨不同的需求、心情調整到想要的位置。
Photo Credit: 北歐建築

|如果覺得高度不適合,該如何自行調整 SEED 燈?|

SEEDDESIGN 吊燈線長都是可以自行調整,即便未來更換住處,也能依照新環境去重新調整,跟著以下的步驟,就能輕鬆調整成合適的高度。

STEP1
準備一字螺絲起子

STEP2
兩人協作,一人支撐燈具,一人調整高度

STEP3
將螺絲轉鬆,調整好吊線長度後再次鎖緊

「光」是讓我們回到家放鬆舒緩的介質,餐桌則是我們最常與家人相聚的地點。如果你正準備安裝吊燈卻毫無頭緒,或是苦惱著家裡的燈太過刺眼,現在就拿起紙筆記下重點,為家中的燈找到最理想高度,別讓不好的光破壞了你與家人間相處的美好時刻。

更多文章

2021 設計上海|
年度新品全新亮相
Working From Home |
用光打造生活儀式感
產品靈魂總舵手 |
設計總監陳昭成
盛夏光氛美景|
在愜意空間裡悠遊度假

2021 設計上海|年度新品全新亮相

2021 設計上海,匯集了國內外眾多設計品牌及近7萬位的觀展人潮,日前已於6月6日圓滿落幕。SEED 很榮幸參與其中,並透過多款新作將我們對燈具設計、光氛生活的想法,傳達給所有來到我們展位的舊雨及新知們。

博物館般,遊逛中處處巧遇驚喜

此次展覽的設計以類博物館的形式,強調出每盞燈獨有的個性,而SEED 的作品性格迥異,展覽設計團隊費盡巧思,替每一位主角做足能展現個性的呈現及佈置,觀展時不論走過一個轉角、越過一面牆,眼前作品皆呈現了不同的樣貌,訴說著截然不同的故事,在遊逛中處處巧遇驚喜。

PAOPAO 泡泡

大量的 PAOPAO 吊燈與牆上鏡面產生疊加效果,泡泡漂浮空中的模樣彷彿定格般,隨著燈光的明暗變化使鏡內鏡外的形體交錯,賦予觀者如遊走夢境般的奇幻感受。

SQUARE 正 

燈光下一顆色澤飽滿的鮮紅蘋果,恰恰凸顯了 SQUARE CRI 98,R9 > 90 接近自然陽光的高顯色表現。如果展中見到人們總朝著這盞燈招手,別太驚訝,那是大家正帶著好奇心試玩它「四段色溫切換」、「漸進式亮度調整」的感應功能,因其對光的極致要求及入微體貼而備受人們的注目。

TRAM 區間車

追求本質呈現,充滿故事性的TRAM ,光線下的黃銅本色色澤,在現場同樣擄獲了許多愛好者。不單是外觀質感,TRAM 透過黃銅導體,使燈頭無需電線連結即可自由調換位置、調整照射方向,展示時令現場觀眾留下深刻印象。

DAWN 旦

牆上42、72 大字明確點出 DAWN 的最大特色:光束角的變化。 透過「雙螺旋結構」連動透鏡間距,一如相機的變焦鏡頭調整光束角大小,DAWN 結合機械結構,使原本定義為裝飾及照明的燈具變得值得玩味,此展區頓時像是科博館一般,在人們與燈的互動轉動中,空間光影隨之變化。

OLO Φ 桌燈 – 2021德國紅點設計獎得主

「光源在哪?」是人們乍看到 OLO Φ 的共同疑問,而隨著展場人員的介紹及引導,大家紛紛伸出手翻轉它的錐形簍空燈罩,嘗試找到最有趣的出光角度。並提出更多關於雙向出光在空間中的使用問題。

而這些反應,也正是紅點設計獎評審給予的評價 “OLO Ø realises a coherent design following ergonomic aspects. Thus, this table lamp invites for frequent use.”

相約明年,更精彩的相會

一年一度的設計上海,最令我們開心的永遠是與觀展者的互動。燈亮時驚奇的目光;操作燈具時專注的神情;交談間不時露出的微笑。在設計上海,透過交流彼此的想法與故事,我們吸收了充足的養分,再接下來的一年中,努力開創更多可能,並期待著明年的相會。

更多文章

Working From Home |
用光打造生活儀式感
產品靈魂總舵手 |
設計總監陳昭成
盛夏光氛美景|
在愜意空間裡悠遊度假
一場與時光接軌的探索之旅|
TRAM 區間車上市

Working From Home | 用光打造生活儀式感

疫情期間,人們的工作型態跟著滾動式調整,WFH (Working From Home 居家辦公)日益普遍 ,當一日活動範疇都限縮在家中,工作與生活間的界線也漸漸變得模糊。如何在有限的居家空間中,依著時序搭配不同的光氛感,幫助自己和家人在WFH 的工作與生活之間,進行心情上的轉換呢?

光和時序

「 光 」的種類包含了自然光(太陽光)和人造光(燈具照明),雖然不常意識到,但是我們的生活實際上是與自然光同步轉換的。白天,自然光透過門窗進入室內,將純粹明亮的光線注入空間,光的強度與色溫,都隨著時序有所變化;在入夜以後,少了光線的刺激,人體便會分泌「褪黑激素」讓我們身心能夠漸漸放鬆,這時家中選用低色溫的暖黃光,更能創造舒適的光氛環境,醞釀適合休息的生理狀態。

空間中照明的種類

❶ 環境照明:外界自然光、嵌燈、投射燈、間接燈光等泛光型照明,打亮整體空間。

▲ 大片窗戶引進外界自然光,營造明亮的環境

➋ 重點照明:吊燈、桌燈、立燈、壁燈等,補足局部空間的照明需求(例如工作台面)。

▲ Photo Credit:一畝田設計

➌ 趣味照明:小桌燈、燭台等,營造獨特情調或氣氛

一日的居家光氛規劃

▪︎ 白天(約9-16點)|WFH 

居家辦公期間,除了每日晨起整理服裝儀容、整頓工作桌面,或設定行事曆提醒等例行公事之外,更可巧妙運用白天自然光,打造一個朝氣蓬勃的工作環境。

早晨到下午的工作時段,揭開門窗的簾幕,就能將最好的自然光引入室內。晴朗的白天擁有充沛光線(高照度)、高色溫(偏白藍色調),而太陽光也是演色性最好的光源,此時通常不需點亮燈具,甚至要稍微遮蔽過量的光線以免太刺眼。假如遇到陰雨天或是工作的區域光線不足,則可依照需求選用吊燈、桌燈或立燈補足光線 —— 打造出明亮、開朗、精神飽滿的工作氛圍。

▲Photo Credit:北鷗設計 X Nordico Studio

▪︎ 傍晚(約16-18點)|收操

日暮之際,昏黃的夕陽暖霞讓自然光變得柔軟,此時若想在工作上進行最後衝刺,可點亮室內中的環境照明,提升空間整體照度,維持明亮感,色溫建議與天光同步,略低一些(3000-3400K),或什麼都不做,放空小憩片刻。

▲Photo Credit:由象空間

▪︎ 晚間(約18-21點)|享食

由一家人晚餐時光揭開夜間花絮,餐吊燈成為空間主軸。將原本明亮的環境照明降低約30-50%,一方面減少亮度能讓情緒更放鬆一些,同時也減少視線中「餐桌面」與「周遭環境」的對比眩光,柔和的光線聚焦在桌上的佳餚更顯美味。

▲Photo Credit:二三設計

▲ 除了亮度,順應時序調整「色溫」也是影響光氛與情緒的關鍵因子。『Square 正』可同時實現色溫及亮度的切換。

▪︎ 睡前(21點後)|休憩

一日尾聲的時光,環境照明可以完全關閉、或留著些微亮度,只點亮1~2盞重點照明的壁燈,或趣味照明的小桌燈,隨著昏暗的暖黃光舒緩緊繃的神經,培養入眠的情緒。

沙發旁立燈、角落壁燈、電視旁的投射燈、茶几上的桌燈或香氛蠟燭,閱讀、小酌、看看影集、或是做點瑜伽,以幽曖慵懶的光氛,獨享夜間睡前的metime。

▲Photo Credit:二三設計

家,是我們每天生活的地方。當待在家的時間變長了,不妨留意家中每一隅,透過燈光佈局,打造舒心自在的居家光環境,試著在變動的生活中找到 work-life balance。

更多文章

產品靈魂總舵手 |
設計總監陳昭成
盛夏光氛美景|
在愜意空間裡悠遊度假
一場與時光接軌的探索之旅|
TRAM 區間車上市
為自己找到合適的光|
個人光氛選擇指南

產品靈魂總舵手|設計總監陳昭成

設計師就像一群探險家,在生活中探尋著一閃而逝的靈感。設計總監就是這隻探險隊的領航舵手,除了注意設計的每處細節外,更時常需要向著遠方瞭望,思考著設計與品牌、設計之於人們的關係,帶領SEED 設計師團隊一同勇往直前,用設計探索這個世界。

SEEDDESIGN 設計總監:陳昭成
出身於嘉義朴子的他,從小就愛塗鴉、愛幻想,在那個充滿限制的時代,常夢到自己是隻在天空自由翱翔的鳥。 長大後,不按牌理出牌的他,卻接受了工程學的教育,養成了一絲不苟的思想架構。1991 年創立SEEDDESIGN 走上燈具設計之路,透過設計,將腦袋中的靈感與幻想,轉換為一件件燈具作品。

在一個天氣還微涼的上午,我們前去陳先生家進行拜訪,穿過種滿各種花草樹木的前庭,來到了他的家中。陳先生已經將水煮開,正在準備沖茶用的道具,而我們也準備了許多問題想和他聊聊,聽聽他對於設計以及生活的看法。

從小就很喜歡塗鴉、畫畫,「燈」讓我可以靠熱愛的事維生。

你覺得「燈」對你來說是什麼?

– 燈對我來說,就是興趣和職業的交叉點。
我從很小時候我就很喜歡亂塗鴉、畫畫,也因為這樣,後來不管是高工、大學時期,「製圖學」都一直是我的拿手強項。一直到出了社會,「燈」讓我可以靠著自己一直熱愛的畫圖維生,這真的讓我覺得充滿幸福感,每天都很有動力,覺得人生很充實。

什麼時候喜歡上設計? 

– 什麼時候,這我不知道耶,我覺得好像是天生的。
主要是對事情不滿意的話,我就會想用畫圖去改變。還記得國中時候看書,覺得有些國家的城市看起來很不舒服,很擁擠,我就會幫他們做都市規劃,畫電力、排水系統、交通路線那些。另外多少也跟叛逆有點關係吧,不想跟別人一樣,想要突破,想有一些表現。

什麼時間點,確定自己能以設計師的身份維生?

– 這個是很晚才確定的了。
其實我創業之後,除了第一件作品成功以外,之後的作品就沒那麼受歡迎了,所以好幾年都還是在摸索。一直到我碰到一個北歐客人Hans,他建議我們設計玻璃燈,因為那會比塑膠燈更有價值。但當時我不懂玻璃,買了書也看不懂,所以就跑去竹南找廠商學,一個禮拜下去至少2次、多則4次。慢慢比較懂之後,我除了設計玻璃燈具之外,又開始把其他材質的一些Know how 用在玻璃製作上,所以後來我們做出來的成品,品質比別人好,價格比別人高,那幾年也幫客人設計了好多款很熱銷的玻璃作品。

大概就是那時候,經過這樣從無到有的過程,我才開始慢慢覺得:嗯,我應該是可以靠設計這行存活的,但只是「存活」而已哦。

你是個浪漫或是理性的人呢?

– 當然是浪漫啊,你看這盞VULTURE 有多少人會買?
它太特殊了,我自己知道應該不多人會喜歡,但是我很喜歡它可以這樣轉來轉去,操作起來很有趣,所以還是推出這件作品,這就是比較偏浪漫的想法。當然在做事時候也不能完全浪漫啦,是從浪漫出發,但是後面製作上工程的評估、成本是不是可行、市場是不是需要,這些都還是要用數字和理性評估去思考的。

這麼多設計作品裡面,哪一盞燈你投入最多情感?

– 應該是幽浮,創業後的第一盞燈嘛,要推出時候最忐忑。
而且一開始因為不太確定產品能不能賣得好,還用比較便宜的翻砂模來做,那時候開一套模具大概4、5萬,翻砂的只要5、6千塊。但結果翻砂出來的精密度不夠高,組裝不了。只能去我朋友的加工廠那邊自己磨,通宵把組裝不了的部位都磨到可以用,隔天早上完成時候,全身只剩眼鏡拿下來的眼睛兩圈是白色的。但還好第一件作品最後有成功,不然很可能就沒有現在的喜的了。

不在意風格,做自己喜歡的設計最重要

SEEDDESIGN 的作品應該是什麼風格?

– 我覺得所謂的風格,好像沒有必要特別去強調。
設計的靈感是從生活來的,我有我的想法,再加上我在生活上有什麼不足,我們從裡面去創新,去提供性能來滿足需求,這就是我對設計的理解。當然我想裡面有一些東西是會自然而然傳承的,比如說一個品牌的車子,它自然會傳承一些訊息、一些線條,但這種所謂的風格,也不是一開始就定義好的。你去看保時捷,第一代創始人是從做金龜車開始的,後來一路變成356、911,你如果去問創始人他想要什麼風格的話,他也不會知道後來會變這樣吧。

身為東方人,和歐美做的設計有哪些不同嗎?

– SEED 的燈很多都有機械結構,這是最大的不同。
但那是因為我的原因,跟我是哪裡人其實沒關係。我覺得設計的時候沒有必要去想東方西方,這樣就變成故步自封,把自己限縮在一個小空間。你看以前歐洲各個國家的汽車公司的在設計車子,法國、義大利、英國各自走自己的風格,但到頭來還是回到Global type 。以前是這樣,現在的世界又更全球化、網路化,所以我覺得設計還是回歸到設計本身,風格那些東西我一向是比較不想管的。

可以和我們分享一個你最珍惜的物品嗎?

– 珍惜的物品嗎? 其實我的觀念是「人要舊,物品要新」
人跟物剛好是相反的,就像「做事要精準,做人要慶菜(隨性)」一樣,我通常不會對物品戀舊,因為物品是要用的,所以要新。但我對人就很珍惜,所以我到現在還是跟我媽住一起,而且絕大部分的朋友也都是好幾年的老朋友了。

 生活中在意的兩件事:「簡單」和「好的本質」

假日喜歡做什麼呢?

– 我假日的生活很簡單,大概都在家裡活動。
打掃家裡,去前庭散步看看花、聽聽鳥叫聲。我老婆在我們家的前庭種了很多種不同的花,茶花、玫瑰、桂花都有,會在不同季節開花,去那邊散步順手摘幾朵回來插在家裡也很香。

我也很常會在我們家的南窗那邊窩很久,那裡陽光很好,天氣好時候很適合待在那邊看書,我很喜歡看歷史書,像最近我在看資治通鑑,會覺得人真的是幾千年下來好像都沒變的感覺。

再來就是星期天早上會固定跟車友去騎重機,但大概都是半天的行程而已,其他時間大概就是看家人有安排什麼活動吧,有時候也會一起看影集,或是一起出去吃頓飯,但我自己是比較喜歡在家裡簡單自己煮就好,週末會做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,很簡單。

你覺得你對生活中的什麼會比較講究?

– 我喜歡本質好的東西,簡單,但是本質要好。
這有時候不容易耶,比如說吃東西,我很喜歡吃魚,但不是吃什麼名貴的魚,我要的是那種很新鮮的魚,也不用太複雜的烹飪方式,好的東西簡單煮就很好吃。

或者是我家的傢俱,桌子是請人家用胡桃木做的,吧台椅是櫸木的,當時候是我們自己設計、自己切的,都不是什麼稀有的木頭,但是我覺得這樣就好。

喝茶也是一樣,我喝的也不是那種很貴的冠軍茶,我都和朋友固定跟一個茶農拿,喝了覺得喜歡就不會換,每年就固定找他拿。因為我吃的、喝的、用的東西都不多,所以簡單就好,也不喜歡一直變。

不做設計師的話,你覺得你可能會做什麼?

– 我應該會做廚師。
我爸媽以前在菜市場賣擔仔麵的, 我耳濡目然多少有學到一些吧,因為不管是以前小時候煮給弟妹吃,或是後來在家裡做給大家吃,大家好像反應都還不錯。而且做菜還可以有一些創意在裡面,這很符合我自己的個性。

如果明天就要退休了,要推出告別作品,會是什麼樣一件作品?

– 我告訴你,這不可能發生,我沒有要退休。
我看我好多朋友退休之後每天種菜、出去玩、釣魚,我是很喜歡吃魚啦,但是每天釣魚真的太無聊了,我不會做這樣的事情。我有分享過很喜歡的那首泰戈爾的詩:“ I leave no trace of wings in the air, but I am glad I have had my flight.” 我覺得我會繼續一直飛,頂多就是之後飛慢一些,花少一些時間在工作上而已。

更多文章

盛夏光氛美景|
在愜意空間裡悠遊度假
一場與時光接軌的探索之旅|
TRAM 區間車上市
為自己找到合適的光|
個人光氛選擇指南
OLO Φ 桌燈|
2021 紅點產品設計獎

盛夏光氛美景|在愜意空間裡悠遊度假

近年來,不少人會選擇遠離都市喧囂的住所,以更貼近大自然的方式,享受純粹的居家時光。夏日裡,澄澈的藍天、朵朵的白雲、與療癒的綠意山林,透過窗景映入家中,讓整體氛圍變得更輕鬆舒適,宛若置身於度假般的自然愜意。

以下精選別具巧思的設計師作品,讓我們一起在盛夏輕裝的空間裡悠遊度假。

|MIST 嵐 — 綠植簇擁的小日子|

Photo Credit:寓子設計

大片落地窗,一覽無遺的綠意美景,紅銅色 Mist 嵐,底部霧面噴砂玻璃臨摹山嵐景致,透出光線參雜著微微氤氳感,室內與室外景色連結成明媚風光景色,與山林零距離接觸、感受大自然靜謐的美好。

Photo Credit:寓子設計

|LALU+ 拉魯 — 濱海沿岸的度假小屋|

Photo Credit:御見設計

通透的大面玻璃,讓蔚藍無盡的大海與天空進入室內。以白色為基底,中島上方的 LALU+ 拉魯吊燈,亮麗的光彩色澤映著清澈的陽光,為空間點綴上輕盈亮眼的色彩,乘著海風、眺望蜿蜒的海岸線,在溫柔的藍白世界裡療癒身心。

Photo Credit:御見設計

|MOAI摩艾 — 繽紛柔和放鬆小天地|

Photo Credit:寓子設計

繽紛柔嫩的色調,映襯著 Moai 摩艾清透玻璃綻放著紅銅色剔透光澤,底部通透開口,大鼻子間吐吶著細緻光氛,彷彿讓空間沁涼了起來。空間中汲取陽光溫柔洗禮,在明亮而清新的放鬆小天地,享受悠閒愜意的時光。

Photo Credit:寓子設計

海浪拍打著岸邊、陣陣蟬鳴鳥叫,伴隨著種種大自然的聲音,開啟愜意美好的一天。啜一口沁涼的檸檬氣泡飲、翻翻當期雜誌,在享用不盡的夏日美景中,感受光影輕輕的呢喃。

更多文章

一場與時光接軌的探索之旅|
TRAM 區間車上市
為自己找到合適的光|
個人光氛選擇指南
OLO Φ 桌燈|
2021 紅點產品設計獎
剛直坦率,細膩表態|
SQUARE 正 吊燈新上市

一場與時光接軌的探索之旅|TRAM 區間車上市

與童年接軌,記憶中追逐的五分小火車

「大約是我讀國小時候,我會帶著弟妹們一起從嘉義的「朴子」回到位在「田尾」的外婆家,短短十幾公里的路程,正好有五分小火車連接兩地,小火車的速度不快,我們在火車上一手拉著欄杆,把身體露在車廂外頭,晃呀晃地乘著風一路駛向外婆家。外婆家有雞腿可以吃、有五角銅板當零用錢、有親戚小孩一起打彈珠,這些對我來說十分美好的回憶,好像都和那台緩緩前進的小火車掛在一起了。」

以材質特性跳脫限制

為了達到記憶中,小火車的親近、無拘束的個性,設計師運用純黃銅材質的高導電性,達成去電線化的設計,如同揀選座位一般,在兩片純黃銅的軌道上,不受限制隨意地選擇合適的孔位,再以一字工具片將螺絲鎖緊,便能點亮燈具。

就像揀選座位一般,使用者可以任意選擇孔位鎖上燈頭。
(在原燈頭數量外,吊、立燈皆可另外+2
顆燈頭,但不可減少燈頭)

TRAM 的燈頭有正負極的分別,確認對應的方位後,以一字工具片將黃銅螺絲確實鎖緊,電流透過黃銅片與燈頭相通,便能點亮燈具。

自由的光向佈局

不論調整燈頭位置或燈光轉向,TRAM 特殊的結構給予使用者極高的自由度。吊燈能隨意地變換聚焦或發散的光氛佈局於桌面。而立燈除了指向一旁的使用區域外,上方燈頭更能作為類火炬燈使用,為空間製造向上的間接光源。

隨意地調整燈頭方位,變化聚焦或發散的光氛佈局。

除了指向使用區域外,更能將燈光向上作為類火炬燈使用,在空間製造間接的光氛。

駛過時間的獨特光澤

黃銅表面隨著時間可能產生自然氧化,有些人偏好定期勤上銅油擦拭保養,以維持金屬的光亮色澤,有些人則選擇順其自然變化,讓時間在物件上留下痕跡。不論選擇為何,TRAM 的黃銅本色,都反映著我們與物件間的關係:陪我們一起生活,與我們一同變老,更反映著我們在生活中,對熟悉的事物的珍惜。

若要維持銅本色表面的光亮色澤,需要定期勤上銅油擦拭保養。

復古外觀,配備現代化內裝

儘管外觀帶著復古意味,TRAM 所搭配的內裝卻極為現代,搭載著對光學、功能與實用性的考量,在每個細節處為使用者所設想。

縝密的光學考量
配備CRI 95 高演色性光源,讓燈光下的物件忠實呈現本質色彩。更以階梯形光學透鏡,以二次光學限縮光束角大小至58°,避免使用時產生的眩光。

• 光感應式調光
手勢揮動切換燈具開/關,長置調整亮度明暗,並具備亮度記憶功能,保留自己最舒適的亮度。

• 鰭形散熱模組
透過鰭片增加散熱面積,降低LED 模組溫度,避免高溫導致的光衰縮短燈具壽命。鰭片結構透過壓鑄與燈具一體成型,再進行細部處理,機械感中帶有SEED 一慣的細膩。

歡迎上車,我們即將啟程

歡迎搭乘區間車,享受一趟光之旅程,以工藝技術詮釋感性回憶,讓過往與現今交錯於此。亮晃晃的黃銅軌道乘載著發光量體,宛如多節車廂行進中的愜意神情。

一起搭上時光街車,沿著歲月的旅途中搜集那些值得珍藏的日常風景。

TRAM 區間車

TRAM PE5
光源  LED 5 x 4W 3000K CRI95 1205lm
尺寸 長 149.6cm x 寬 7.2cm x 高 5cm

TRAM FE3
光源    LED 3 x 4W 3000K CRI95 723lm
尺寸    長 30cm x 寬 30cm x 高 186.2cm

設計師 陳昭成 Chen, Chao-Cheng

更多文章

為自己找到合適的光|
個人光氛選擇指南
OLO Φ 桌燈|
2021 紅點產品設計獎
剛直坦率,細膩表態|
SQUARE 正 吊燈新上市
以光形塑空間|
營造居家的美好光氛

為自己找到合適的光|個人光氛選擇指南

光,就如同音樂、氣味一般,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偏好。

光在空間中的表現非常多元,而每個人對於光的喜好與需求都有所不同想為自己找到合適的光,得先了解不同的光氛種類以及帶給我們的感覺開始。

亮度充足,明亮的空間
生活在亞熱帶地區的我們,擁有一年四季皆充足的陽光,也因此傾向家中是明亮的,習慣在每個空間角落佈滿充足的照明,表現出開闊爽朗,有精神的感覺。

主燈以外,透過坎燈、投射燈等基礎照明,為居家空間製造充足的亮度。
Photo Credit:昱森設計

只留幾盞燈的詩意氛圍
受到歐美文化的影響,越來越多的人喜歡光影對比的空間戲劇張力,將家中的整體亮度降低,製造另一種環境光氛。關閉空間中的泛光的主要照明,只留下幾盞吊燈或桌立燈,整體空間雖然亮度降低,燈光的佈局卻讓空間的光影有了明暗對比和層次變化,為家中添增慵懶、溫馨的氣氛。

Photo Credit:太硯設計

Photo Credit:工一設計

Photo Credit:蟲點子設計

特定使用情境的亮度需求

即使環境的亮度屬於每個人的偏好,沒有一定的標準,但在某些使用情境下,為了眼睛的健康著想,仍然會有建議最適合使者者的亮度標準,而這些空間亮度的標準,會以「照度」為單位。

照度(單位 lux)和亮度(單位 lm)不同,「照度」是指「每單位面積所接受到的光」,簡單說就是「被照區塊的明亮程度」,因此同一光源,不同位置的照度也不一樣。

亮度與距離都會影響照度,照度的計算公式為:光通量 lm / 平方公尺 m2

長時間閱讀、工作的區域
750-1000 lux
不論是書桌、辦公桌甚至餐桌,如果常在該區域進行長時間的閱讀或工作,因眼睛長時間的專注,桌面照度如果太低,容易導致眼睛疲勞造成近視,因此對於此區域的照度要求較高。

如果是使用電腦,電腦螢幕本身的亮度和工作區域的亮度應盡量接近,以免環境太暗、螢幕太亮,產生令眼睛疲勞的對比炫光。

簡單的休閒閱讀
500-750 lux
不論是睡前的床邊閱讀、滑手機,或是在客廳的沙發上悠哉地翻閱雜誌,若不是長時間的專注閱讀,亮度的要求會較低一些。床邊的一盞床頭壁燈,或沙發旁擺放的桌燈、立燈,都能提供足夠的亮度,更能透過光氛輕輕地點綴空間。

與家人的用餐時光
300-500 lux
餐桌是凝聚家人們感情的地方,而如果只是享用晚餐,所需要的亮度其實不會太高,300-500 lux 的照度就非常足夠。但在現今的生活型態中,許多人也會在餐桌上工作、陪小孩做作業,如果有這樣的習慣,需求的亮度就建議比照工作、閱讀需求的亮度(750-1000 lux ),才能夠提供給使用的人足夠的光線。

Photo Credit:一畝田設計

如果餐桌除了用餐,也有工作、閱讀的需求,就建議給桌面較充足的亮度
Photo Credit:日和設計

色溫對家中氛圍的影響

除了透過調整亮度、明暗對比,來達到自己喜歡的光氛效果外,「色溫」也是能夠影響空間氛圍的關鍵因子。

3400K -4000K 的中性白光
光線的顏色接近早晨的太陽,明亮、清新給人專注工作時需要的好精神,這是因為白光包含的藍色光譜較暖黃光多,能抑制人體的褪黑激素分泌,讓人更容易有精神、充滿朝氣的感覺。

2700K -3000K 的暖白光
光線如同蠟燭、爐火一般,帶給人們放鬆溫暖的感受,是最適合居家的光氛,在一日的結尾換上昏黃的暖色光,讓忙碌了一整天的自己能夠適當地好好放鬆。

不論喜歡全室通亮的爽朗,或點點微光的詩意;偏好精神幹勁的白光,或是溫馨慵懶的暖色光。光,是為了人們的生活而點亮,而每個人的喜好、需求總是各有不同,依著自己及家人們的喜好,在家中的不同角落點上最合適的光。

更多文章

OLO Φ 桌燈|
2021 紅點產品設計獎
剛直坦率,細膩表態|
SQUARE 正 吊燈新上市
以光形塑空間|
營造居家的美好光氛
留一席光暈漫漫的思想角落|
PENSÉE 思想系列登場

OLO Φ 桌燈|2021 紅點產品設計獎

極具指標性的紅點設計獎( Red Dot Design Award ),每年致力於選拔全球最優異設計作品,涵蓋 49 種類別,並由 50 多位專業的國際評審群進行評選。SEED 資深設計師李慧倫的作品 OLO Φ 桌燈也於今年榮獲 2021 紅點產品設計獎(Red Dot Award:Product Design 2021)。

以不等大小的圓及俐落的線條組合而成,如表情符號般的特殊外型,是 OLO Φ  最具代表性的特色

一個小動作,單挑日子裡的一成不變

“ 多了框架反而更自由 “  是 OLO Φ 最初的核心理念,以「 直徑符號 Φ 」為概念,在燈罩外加入環框線條,為外型增添獨特輪廓,用光更自由。

新穎的錐型簍空燈罩挑戰了光學製作工藝,在設計師與研發工程師的合作下,克服種種難題,達到見光而不見光點的均勻出光效果,使光線能夠自由地穿流於空間之中。而隨著人們活動場域的多元性, U 型框體不僅方便提攜、框架內的燈罩更可上下傾擺 290 °,搭配觸控式漸進調光,除了能作為工作燈用途,也適用於床頭滿足睡前所需光亮,或將燈罩面向牆壁,以柔和間接光增添生活情調。

OLO Φ 賦予了框架不同的意涵,在轉念之間,成了嶄新的創作思維,因而有了更多元的面向,引領著我們適時跳脫生活藩籬,用光也不再侷限。

成立超過 60 年的德國紅點設計獎(Red Dot Design Award),評選方式遵循「尋找優良設計與創新 」之理念,交由來自世界各地的評審,給予設計優良的作品最高肯定。今年 OLO Φ 得以在全球眾多參賽品中脫穎而出,為我們長久以來所堅持的原創設計,添上一份正向肯定與榮光。

OLO Φ 桌燈

光源     LED 6.5W 3000K CRI90 415lm
尺寸     長 19.7 cm x 寬 13 cm x 高 49 cm
設計師     李慧倫

更多文章

剛直坦率,細膩表態|
SQUARE 正 吊燈新上市
以光形塑空間|
營造居家的美好光氛
留一席光暈漫漫的思想角落|
PENSÉE 思想系列登場
恰如其分的光氛駐點 |
APOLLO / SOL 小立燈新登場

剛直坦率,細膩表態| SQUARE 正 吊燈新上市

俐落的極簡外型

內含對光的入微要求

舉手間,情境氛圍改變

正則方正,直需筆直

對於設計總監陳昭成而言,設計應是簡單、明確的事。「一條線能完成的形象,就不要有多餘的線條。」這單純的精神貫穿於「正」的設計之中,輔以SEEDDESIGN 成熟的金屬工藝技術,SQUARE 正 於是俐落成型。

燈體兩翼向下延伸,成為能遮擋眩光的遮面,是設計師對光的細膩考究。

舉手之間,使用情境改變

儘管外觀直接、簡約,「正」仍加入了SEEDDESIGN 一慣的互動元素:四段切換色溫、無段調整亮度的感應式調光,不論是適合工作的4000K 白光,或是令人放鬆的 2700K 暖色光,2700K/ 3000K/ 3400K/ 4000K ,四段色溫切換情境,只在舉手揮動之間完成。

燈體下方,無段式調整亮度
揮動ON/OFF,長置調整明暗

燈體側面,分段調整色溫
3000K →3400K→ 4000K→ 2700K 循環切換

細膩的光氛表情

夜裡,燈具為我們延續著白晝的日光,而光的質感影響了夜裡舉目所及的一切事物。演色性指數(CRI)說明光呈現真實色彩的能力。SQUARE 正搭配的 CRI 98 光源,以極接近自然陽光 CRI 100 的高演色性光,讓燈光下的物件能忠實地表現自身的本質色彩。

總有最適合自己的光

「也許光再白一些。」
「可能再暗一些些更好。」
「昏黃微亮的氣氛好像很棒。 」

暖黃帶點白的3000K 色溫,柔和而不叫人欲睡,是最適合居家的光氛;
再偏白一些的3400K ,適合在桌面上進行長時間閱讀的人們;
4000K 最接近早晨的陽光,明亮、清新給人專注工作時需要的好精神;
最後,別忘了在一日的結尾換上燭光般的2700K 暖橘光,讓忙碌了一日的家人能夠好好地放鬆。

除了使用情境外,在冷冽的冬季夜晚將燈光切換成暖黃色,為空間營造溫暖的氛圍;在炎熱的夏日則切換自然白光,為溽暑帶來一絲清爽。色溫搭配著亮度調整,溫暖或清新,專注或舒緩,理性抑或浪漫,依著不同的情境為自己找到最合適的光。

SQUARE 正

光源     LED 40W 3000K-3400K-4000K-2700K CRI 98 2300lm
尺寸     長 146cm x 寬 4.6cm x 高 5cm
設計師     陳昭成

更多文章

以光形塑空間|
營造居家的美好光氛
留一席光暈漫漫的思想角落|
PENSÉE 思想系列登場
恰如其分的光氛駐點 |
APOLLO / SOL 小立燈新登場
粗獷到細膩 |
金屬燈具工藝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