產品靈魂總舵手|設計總監陳昭成

設計師就像一群探險家,在生活中探尋著一閃而逝的靈感。設計總監就是這隻探險隊的領航舵手,除了注意設計的每處細節外,更時常需要向著遠方瞭望,思考著設計與品牌、設計之於人們的關係,帶領SEED 設計師團隊一同勇往直前,用設計探索這個世界。

SEEDDESIGN 設計總監:陳昭成
出身於嘉義朴子的他,從小就愛塗鴉、愛幻想,在那個充滿限制的時代,常夢到自己是隻在天空自由翱翔的鳥。 長大後,不按牌理出牌的他,卻接受了工程學的教育,養成了一絲不苟的思想架構。1991 年創立SEEDDESIGN 走上燈具設計之路,透過設計,將腦袋中的靈感與幻想,轉換為一件件燈具作品。

在一個天氣還微涼的上午,我們前去陳先生家進行拜訪,穿過種滿各種花草樹木的前庭,來到了他的家中。陳先生已經將水煮開,正在準備沖茶用的道具,而我們也準備了許多問題想和他聊聊,聽聽他對於設計以及生活的看法。

從小就很喜歡塗鴉、畫畫,「燈」讓我可以靠熱愛的事維生。

你覺得「燈」對你來說是什麼?

– 燈對我來說,就是興趣和職業的交叉點。
我從很小時候我就很喜歡亂塗鴉、畫畫,也因為這樣,後來不管是高工、大學時期,「製圖學」都一直是我的拿手強項。一直到出了社會,「燈」讓我可以靠著自己一直熱愛的畫圖維生,這真的讓我覺得充滿幸福感,每天都很有動力,覺得人生很充實。

什麼時候喜歡上設計? 

– 什麼時候,這我不知道耶,我覺得好像是天生的。
主要是對事情不滿意的話,我就會想用畫圖去改變。還記得國中時候看書,覺得有些國家的城市看起來很不舒服,很擁擠,我就會幫他們做都市規劃,畫電力、排水系統、交通路線那些。另外多少也跟叛逆有點關係吧,不想跟別人一樣,想要突破,想有一些表現。

什麼時間點,確定自己能以設計師的身份維生?

– 這個是很晚才確定的了。
其實我創業之後,除了第一件作品成功以外,之後的作品就沒那麼受歡迎了,所以好幾年都還是在摸索。一直到我碰到一個北歐客人Hans,他建議我們設計玻璃燈,因為那會比塑膠燈更有價值。但當時我不懂玻璃,買了書也看不懂,所以就跑去竹南找廠商學,一個禮拜下去至少2次、多則4次。慢慢比較懂之後,我除了設計玻璃燈具之外,又開始把其他材質的一些Know how 用在玻璃製作上,所以後來我們做出來的成品,品質比別人好,價格比別人高,那幾年也幫客人設計了好多款很熱銷的玻璃作品。

大概就是那時候,經過這樣從無到有的過程,我才開始慢慢覺得:嗯,我應該是可以靠設計這行存活的,但只是「存活」而已哦。

你是個浪漫或是理性的人呢?

– 當然是浪漫啊,你看這盞VULTURE 有多少人會買?
它太特殊了,我自己知道應該不多人會喜歡,但是我很喜歡它可以這樣轉來轉去,操作起來很有趣,所以還是推出這件作品,這就是比較偏浪漫的想法。當然在做事時候也不能完全浪漫啦,是從浪漫出發,但是後面製作上工程的評估、成本是不是可行、市場是不是需要,這些都還是要用數字和理性評估去思考的。

這麼多設計作品裡面,哪一盞燈你投入最多情感?

– 應該是幽浮,創業後的第一盞燈嘛,要推出時候最忐忑。
而且一開始因為不太確定產品能不能賣得好,還用比較便宜的翻砂模來做,那時候開一套模具大概4、5萬,翻砂的只要5、6千塊。但結果翻砂出來的精密度不夠高,組裝不了。只能去我朋友的加工廠那邊自己磨,通宵把組裝不了的部位都磨到可以用,隔天早上完成時候,全身只剩眼鏡拿下來的眼睛兩圈是白色的。但還好第一件作品最後有成功,不然很可能就沒有現在的喜的了。

不在意風格,做自己喜歡的設計最重要

SEEDDESIGN 的作品應該是什麼風格?

– 我覺得所謂的風格,好像沒有必要特別去強調。
設計的靈感是從生活來的,我有我的想法,再加上我在生活上有什麼不足,我們從裡面去創新,去提供性能來滿足需求,這就是我對設計的理解。當然我想裡面有一些東西是會自然而然傳承的,比如說一個品牌的車子,它自然會傳承一些訊息、一些線條,但這種所謂的風格,也不是一開始就定義好的。你去看保時捷,第一代創始人是從做金龜車開始的,後來一路變成356、911,你如果去問創始人他想要什麼風格的話,他也不會知道後來會變這樣吧。

身為東方人,和歐美做的設計有哪些不同嗎?

– SEED 的燈很多都有機械結構,這是最大的不同。
但那是因為我的原因,跟我是哪裡人其實沒關係。我覺得設計的時候沒有必要去想東方西方,這樣就變成故步自封,把自己限縮在一個小空間。你看以前歐洲各個國家的汽車公司的在設計車子,法國、義大利、英國各自走自己的風格,但到頭來還是回到Global type 。以前是這樣,現在的世界又更全球化、網路化,所以我覺得設計還是回歸到設計本身,風格那些東西我一向是比較不想管的。

可以和我們分享一個你最珍惜的物品嗎?

– 珍惜的物品嗎? 其實我的觀念是「人要舊,物品要新」
人跟物剛好是相反的,就像「做事要精準,做人要慶菜(隨性)」一樣,我通常不會對物品戀舊,因為物品是要用的,所以要新。但我對人就很珍惜,所以我到現在還是跟我媽住一起,而且絕大部分的朋友也都是好幾年的老朋友了。

 生活中在意的兩件事:「簡單」和「好的本質」

假日喜歡做什麼呢?

– 我假日的生活很簡單,大概都在家裡活動。
打掃家裡,去前庭散步看看花、聽聽鳥叫聲。我老婆在我們家的前庭種了很多種不同的花,茶花、玫瑰、桂花都有,會在不同季節開花,去那邊散步順手摘幾朵回來插在家裡也很香。

我也很常會在我們家的南窗那邊窩很久,那裡陽光很好,天氣好時候很適合待在那邊看書,我很喜歡看歷史書,像最近我在看資治通鑑,會覺得人真的是幾千年下來好像都沒變的感覺。

再來就是星期天早上會固定跟車友去騎重機,但大概都是半天的行程而已,其他時間大概就是看家人有安排什麼活動吧,有時候也會一起看影集,或是一起出去吃頓飯,但我自己是比較喜歡在家裡簡單自己煮就好,週末會做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,很簡單。

你覺得你對生活中的什麼會比較講究?

– 我喜歡本質好的東西,簡單,但是本質要好。
這有時候不容易耶,比如說吃東西,我很喜歡吃魚,但不是吃什麼名貴的魚,我要的是那種很新鮮的魚,也不用太複雜的烹飪方式,好的東西簡單煮就很好吃。

或者是我家的傢俱,桌子是請人家用胡桃木做的,吧台椅是櫸木的,當時候是我們自己設計、自己切的,都不是什麼稀有的木頭,但是我覺得這樣就好。

喝茶也是一樣,我喝的也不是那種很貴的冠軍茶,我都和朋友固定跟一個茶農拿,喝了覺得喜歡就不會換,每年就固定找他拿。因為我吃的、喝的、用的東西都不多,所以簡單就好,也不喜歡一直變。

不做設計師的話,你覺得你可能會做什麼?

– 我應該會做廚師。
我爸媽以前在菜市場賣擔仔麵的, 我耳濡目然多少有學到一些吧,因為不管是以前小時候煮給弟妹吃,或是後來在家裡做給大家吃,大家好像反應都還不錯。而且做菜還可以有一些創意在裡面,這很符合我自己的個性。

如果明天就要退休了,要推出告別作品,會是什麼樣一件作品?

– 我告訴你,這不可能發生,我沒有要退休。
我看我好多朋友退休之後每天種菜、出去玩、釣魚,我是很喜歡吃魚啦,但是每天釣魚真的太無聊了,我不會做這樣的事情。我有分享過很喜歡的那首泰戈爾的詩:“ I leave no trace of wings in the air, but I am glad I have had my flight.” 我覺得我會繼續一直飛,頂多就是之後飛慢一些,花少一些時間在工作上而已。

更多文章

2021 設計上海|
年度新品全新亮相
Working From Home |
用光打造生活儀式感
盛夏光氛美景|
在愜意空間裡悠遊度假
一場與時光接軌的探索之旅|
TRAM 區間車上市
Top